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和之前心仪的姑娘一起玩了几盘山寨 FC(小霸王)上的坦克大战。真是很奇妙的感觉,一个之前没什么兴趣的游戏竟也变得那么好玩……然而彼方已有所属,且另一半还是我大学到博士阶段一直以来最好的朋友。

还以为自己早就心如止水波澜不惊了呢……

使用 homebrew-rmtree 自动删除软件依赖

Mac 用户大概都听说过 Homebrew ,一款 mac OS 下的包管理软件,可以提供 Linux/Unix 用户熟悉的包管理实现模式和操作体验。然而总的来说 Homebrew 的体验比起几个知名发行版的包管理器还是差了许多,最遗憾的就是不支持卸载软件包时自动卸载该软件所依赖的包。但其实一个包被哪些软件所依赖,Homebrew 是有数的,如果卸载一个被依赖的软件包,Homebrew 就会给出提示。

于是,homebrew-rmtree 横空出世,这款 Homebrew 插件可以自动解决依赖问题,在删除一个软件包的同时删除不被其它软件所依赖的包。使用也非常简单,首先按照上文 github 页面链接内的指导,添加好 rmtree 的 tap:

brew tap beeftornado/rmtree

然后就可以轻松地一键卸载软件包及其依赖:

brew rmtree package

不过软件作者也给出了警告,要注意有些打包者没有正确地写好依赖。此外有些包可能此前被单独安装过,但后来又安装了依赖该包的软件,那么在卸载这个后安装的软件时也可能将之前单独安装的软件包一并卸载掉。毕竟软件包的依赖问题比较复杂,还是要小心行事呀……

博客的微博化使用

类似使用微博那样,文字力求简洁明确地表达意思,或仅是单纯表达当前的心情。

优势:

  • 富文本支持
  • 良好的排版和阅读体验
  • 关键词系统更强大
  • 不受制于140字的限制

劣势:

  • 发表和分享的便捷性均较差
  • 回复者与博文作者地位的不对等
  • 去中心化引起内容零散,不集中

语与文

注:本来今晚我是要看专业书的,然而拖延的老毛病又犯了,于是为了理直气壮地虚掷光阴,我暂时扔掉了课本,把今天这样一个小小的思考化作文字,转述给大家。这段话其实是我写完正文后加上去的,随着写正文的过程,今天这个小小的思考也逐渐地完善与扩充,最终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自打幼儿园以来,便有一门课称为“语文”。语者说也,文者写也。“语文”的字面意思便是“说”和“写”。由是观之,“语文”这个词概括了这个学科最基础、最重要的两个能力。

然而“说”和“写”其实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某些人(比如我)自认在说话上还有一些水平,然而真正落实在纸面,却时常觉得表达起来似乎远不如说话来得顺畅。对目前的我而言,最直接的反映就在书写病程记录的时候效率极低,严重拖慢工作进度。为何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常常说得头头是道,真正写起来就遇到很大的阻力?其中一个原因是就是文字表述较口头表述而言,本身就有着很多独特的难度所在。

不论是听讲座的时候,还是练习英语听力的时候,每个人应该都有所体会。聆听他人讲话,绝大多数情况下获得的是讲者的内容大意、核心思想。至于具体的句子,哪怕是刚刚听到,想要逐字复述都是极为困难的。这就为演讲提供了很多方便:文辞稍显不通畅?问题不大,不影响理解就好。搜肠刮肚却词不达意?用省略词糊弄过去便可。顺序稍显混乱?通过流畅的转折引导读者的注意力和思维,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样的瑕疵。总之,讲也就讲一次,听也就听一次,有时没解释清楚的问题还能在答听者问的时候再追加解释,只要讲者想表达的思想本身是系统的、完善的,事后听者在脑中那么一组织、一加工,自然得到一种整体感。阅读文字则不同,所谓好书不厌百回读。作者无法掌控读者阅读的速度、深度和次数,作者也不可能根据读者的反馈即刻作出进一步说明。于是再精深的理论,再难表述的思想,终将落实到纸面的一个个个字符上,没有其它出路。想不出如何表达?反正不能画个横线空着,也不好说“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词语,但是这里地方太小,写不下”。文辞不够通畅?要么字斟句酌地修改,要么就赤裸裸地摆在纸上,随时供他人指摘。顺序不够工整?读者只要稍有察觉,回头一翻便一清二楚。此外,在演讲时,讲者的地位、语气、动作、神态,无一不对听者施加影响,而阅读时,前面这些干扰一一被排除(或许地位除外,但即便如此,由于本人不在面前,地位的效应也被大大削弱)。所以写文章,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断绝了一切打马虎眼的可能,一字一句供读者任意地审阅与评判。

所以写作这件事,就逼迫作者对表达的每个细节进行思考。光有个模糊思想是不够的,要把每个细节具象化,通过语言传达给读者。恐怕这就是写作对作者最大的锻炼与益处吧。